VR2GY.com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walkie
樓主: VR2GY

合訂本: 軍事討論版 10.2010

[複製鏈接]
 樓主| 發表於 27-11-2008 00:05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4

宋慶齡的弟弟宋子良當時在西南公路運輸處任職,主管戰略物資的運輸,自己也做些生意,他與九龍海關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走門路不成問題。他不知道姐姐為何叫他立即到九龍,因此日夜兼程趕來。
宋慶齡對弟弟說,“保盟”有兩車物資要過境,東西很值錢,海關很可能找麻煩,這事情非得他出面不可。倘若他不願意,那麼她就要親自去押車。
  “阿姐這話說重了。”宋子良頓感不安,他對二姐向來挺尊重。“有什麼事儘管吩咐,哪能勞您大駕親自動手呢,那樣人家會在背後戳我的脊樑骨,子良有何顏面見人。”
  “好吧,這兩車貨就看你的了。”
    宋子良不敢懈怠,當天就去九龍海關打點,調動種種關係,很快大功告成。海關方面給予這批貨物特殊關照,其批文為:“免予上稅,立即放行。”
    綠燈亮了。
早已潛入香港的中共長江局運輸科長王超北以及龍飛虎、邱南章等人參加運送,順利過關並將東西安全帶回內地。
這 些電臺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,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,及時溝通了各戰場與黨中央的聯繫,成為紅色無線電通訊網的重要組成部分。中共中央書記處和中央軍委曾高度評價說:“機要工作是黨的咽喉命脈。”毛澤東主席也多次把機要通訊工作生動地比喻為“黨的機體上的血管”。
宋慶齡掩護紅色電臺過關,為爭取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,做出了卓越的貢獻,在歷史上留下了極其光輝的一頁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8-11-2008 00:08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5

三去香港購置通信器材的情況
作者:申光



我原來是舊東北軍的,一九三五年調到陝北,十月在勞山戰役中被解放過來。勞山戰役之後,我主動要求參加紅軍,受到徐海東、劉志丹和郭述申同志的接待和照顧。


央紅軍沒到陝北以前,陝北就有了一個通信學校,校長吳澤光,政委是錢鈞。據說錢鈞在蘇聯學過空軍,在鄂豫皖蘇區時弄到過一架飛機,由錢鈞駕駛這架飛機炸過
黃安,後來汽油用完了,飛機也飛不動了。到陝北後,他就在通信學校當政委。我到紅軍時,通信學校已辦到第二期,第一期四個人都是陝北的,第二期十多人是鄂
豫皖紅二十五軍的。這時,有兩部無線電臺,一部是隨我一同從東北軍過來的五十瓦台,還有一部是一九三五年五月打延長時吳澤光帶來的十五瓦台,用手搖發電機
的。

   


央紅軍到陝北後,通信學校的兩期學生還沒畢業,周副主席寫了個條子,叫通信學校合併到軍委三科。黨中央到陝北時,人員不多,對外叫西北辦事處,三科實際就
是中央軍委的三局,從一九三五年十月底中央到達陝北直到“雙十二事變”以前都叫三科。當時三科下屬只有一個電臺和一個通信學校。王諍同志是科長兼電臺台
長,沒有副科長和科員。合併後,吳澤光同志還繼續負責通信學校,錢鈞調走了,由曾三同志擔任通信學校政委。這時通信學校三、四期陸續招生,人員也增加了。
我當時是電臺的報務主任(就這一個台,即軍委電臺。另外開始建立新聞台)。報務員有陳士吾、肖克農、何祥昆、田保洪也幹過短時期,後來被派到白區去了。我在學校兼任教員。
 樓主| 發表於 1-12-2008 00:26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6

file:///C:/Documents%20and%20Settings/Administrator/My%20Documents/c%20back%20up/CQ%202/478%20%20UHF%20%20DF/IMG_0759.JPG中央紅軍來陝北的人數雖然少,但由於黨中央毛主席的路線方針政策英明正確,建立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,接連打了勞山、直羅鎮兩個戰役獲得勝利,形勢很快起了變化。直羅鎮戰役中繳獲兩部電臺,過來的報務人員一個是常茂林,也叫常如松,原來是個少校,是牛元峰那個一0九師的。還有一個是孔文甫,現在在郵電部,已經離休。還有一個叫郭延廷,是搞機務的,後來調到東北,就沒消息了。還有一些人自願返回東北軍。直羅鎮繳獲過來的那兩部電臺就留在前方使用。

我當報務主任一直當到一九三六年冬,搬到保安後才改為材料處主任。

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六年前方有五個台與軍委通報(二局除外),再加上吳澤光那個台(中央到達陝北之前派到二十五軍的)共六個台。這樣,五個台五個物件,再加上張學良、莫斯科,四方面軍一共有八、九個聯絡對象。打下直羅鎮,就開始搞新聞台(CSR),這時三科有了一個通報台和一個新聞台。新聞台就用我帶來那部五十瓦的機器,功率大些,晚上還用它與莫斯科聯絡。新聞台沒有正式台長,有時王諍去,有時我去,新聞也不多。我記得笫一份新聞報是毛主席致張學良的一封信,大意是,要停止內戰,團結抗日。


軍委遷到保安後,三科成立了材料處。我是材料處第一任主任。所謂材料,實際只有一個擔子的東西,是些表頭、電子管、另配件等,還有一隻萬能表。材料雖然不多,但在當時卻是寶貝。另外還有幾馱子器材,都是前方淘汰的,像荷姆萊特(充電機)、蓄電池等笨重的東西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-12-2008 01:50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7


在保安時增加了幾部電臺,紅軍在前邊有十幾部電臺。在中央有兩個台,有一個台專門與西安聯繫,當時曾三、林青、沈鳴鴻、梁茂成同志等在西安建立了電臺,同張楊搞統戰工作。
“雙十二事變”時,周副主席寫個條子給王諍同志,請他趕快打開收音機聽一聽,大意是:聽說西安捉住了蔣介石,真是驚天動地的大事。我們打開收音機,果然是這樣,大家高興極了。



雙十二事變”後,黨中央由保安進駐延安。軍委機關也都到了延安。大概是在十二月二十日左右,王諍同志宣佈成立三局。局長王諍,副局長朱道松。下麵分兩個
科:一科管通信聯絡,科長由朱道松兼任,科員是錢松甫;二科管技術和材料,科長是我,還兼材料主任。由陳明管材料,還有朱連、陸亙一、吳子雲、李長春等十
一、二人搞技術。這時王諍不再兼電臺台長了,海風閣同志到前方去了。一九三七年初宣佈成立政治處,管二局和三局的政治工作,伍雲甫同志任主任。二局都是“
紅小鬼”出身,比較整齊,三局比較複雜,所以三局的事他管得多。延安的電臺當時有一分隊,隊長是聞述堯;三分隊,隊長是尤靜軒;三台是新聞台(CSR)。還有一個新聞收報台,報務員是金靜英、曹懷銀。由趙玉珍用新聞發報台與蘇聯聯絡。前方電臺的具體數字搞不清,大概有十四、五個台到二十個台。通信學校校長還是吳澤光。三局還有幾個勤務員,總人數在二十人左右,這是一九三七年九月以前的情況。

這時南京成立辦事處,周副主席要人,王諍同志就叫我和肖賢法先到西安。這時南京形勢緊張,國民政府正搬家。我們在西安等了兩周,又叫我帶一部發報機到漢口八路軍辦事處(實際就是長江局)去建立電臺和搞材料。同去的有肖賢法和譯電員張海青。
 樓主| 發表於 3-12-2008 00:29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8

我在漢口除建立電臺外絕大部分時間是買材料,當時買整機比較容易,買成批材料則很困難。平型關大捷後,八路軍初戰勝利,威望提高了,買東西也好買。當時漢口
有個中華無線電社,經理姓陶,是鐘尚青岳祖父開的,器材品質很好,願意和我們做買賣,曾經要求我們幫助他將中華無線電社遷到西安然後再遷到延安。經請示李
克農同志,覺得困難很大,被我們拒絕了。我在漢口買的器材批數不少,但數量不多,整機買不起,一部十五瓦機要三千五百塊現洋。新四軍買過一部,我給他們提
出過意見。如果用這筆錢買零件和原材料自己裝可以裝十部。我們自己裝不算手搖發電機只要二百元一部,他們買的只不過裝璜好看一些。我主要買中華無線電社和
亞美公司的零件,以及孫立記手搖發電機。再就是工廠生產所需要的原材料,如銅皮、銅棒、鋁皮、鋁板、膠木板等。因為我們在漢口關係熟了,有些五金材料還可
以通過洋行到外國商人倉庫裏去找。


我買好器材後,交給搞運輸的龍飛虎、邱南章、王超北等同志,由他們搶運回延安。那時是一九三七年底一九三八年初,國民黨節節敗退,來不及對付共產黨,所以運
輸並不困難。我們在漢口買不到多少東西,買到的也不成套。當時上海有東西,但已淪陷,不能去。再就是香港能買到,香港的材料大部分是從上海運去的,因此我
經過李克農同志向周副主席請示到香港去搞材料。周副主席同意去,問我要多少錢?我說要三萬塊左右,準備搞八十到一百部機器的材料。周副主席批准了拿三萬塊現洋,這在當時是一個很可觀的數字。一九三八年二月我去了香港,在香港通過中原電器公司(廖承志的同學莫鑒開的)、中華無線電社和孫立記駐港代表以及美國RCA的代表(我們沒直接接過頭,美國電子管就是他們的),花了三個月時間湊齊了第一批材料。我儘量多買手搖發電機,共買到四十多部,還有A電、B電、801713031
電子管。
 樓主| 發表於 4-12-2008 00:09:23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9

我不買很重的東西,因為不適合山地遊擊戰爭的需要。買器材我是成套的買,一共買到夠裝八十至一百部機器的器材和必要的備品備件,數量是經過精確計
算的,各種器材我都自己開箱看,抽查一部分,數量品質都不錯。孫立記國產手搖發電機當時是較好的,是通過中原電器公司經理莫鑒搞到的(手搖機是先有孫立記,以後國民黨軍政部才製造)
在香港我們是以八路軍名義出面的。那時出入香港沒什麼手續,從廣州上火車到九龍下車,坐輪渡五分鐘就到了。九龍海關監督宋子良是宋慶齡的同父異母的弟弟,
宋慶齡和宋子良關係較好,不知是廖承志還是宋慶齡打通宋子良的關係,我們這批器材免驗免稅,立即起運。我將裝箱單寄給王諍同志一份,自帶一份。最後付款由
楊琳辦。楊琳是秦邦憲的弟弟,在香港為我黨管理財務。就這樣第一批器材從香港經漢口、西安運達延安。一九三八年六月初三局收到。運輸工作是由辦事處、李克
農、錢之光同志組織領導的,由運輸科長王超北具體承辦。一九三九年我回到延安,王諍同志很高興,說這批器材可解決問題了。延安原來只有十幾部機器,利用這
批器材,一下子能裝配近百部,對八路軍抗戰來說會起很大作用。

一九三八年五月我從香港回到漢口,因為我是漢口電臺台長。回漢口後,建立了第二個電臺。到一九三八年八月,周副主席對我說:你再去一次香港,林青那裏有些問題需要你去解決,同時再去買些材料。李克農同志問我要多少錢?
說還和上次一樣。這樣八、九、十三個月我又去香港買了第二批材料。手搖發電機買了四十部,乾電池、電子管的品種都跟上次差不多,只是數量少了。大概夠裝六
十至七十部電臺的材料。第二批器材是經過經紀人徐先生辦的。徐先生是國民黨交通部長徐堪的兒子,美國留學生,是個黨的同情者,也可能是地下黨員,與楊琳有
關係。他有個寫字間,是個皮包公司,據他說還有個電信工廠。當時我不放心,要去看看他的工廠,他答應了,但不立刻帶我去,過了一段時間,他才帶我去看過一
家工廠,有百十來人,究竟是不是他的工廠也搞不清楚。他是經紀人,收百分之二的手續費。這次交易他收沒收手續費,我就不清楚了,是楊琳和他結賬的。
 樓主| 發表於 5-12-2008 01:22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10

材料還沒買完,日軍就佔領了廣州,鐵路被切斷,漢口也緊張了,我把器材清點後拿到裝箱單,材料是通過越南海防轉運到桂林辦事處。我在香港時,組織上通知我叫
我回漢口搞地下電臺。我正準備去漢口,但這時漢口辦事處已撤走,廖承志同志通知我不能去漢口了,我就經廣西北海到長沙,在那裏見到周副主席和錢之光同志,
彙報了情況,他們叫我先去衡陽再轉桂林。到了桂林辦事處,因為沒有汽車,器材運不出來,這時已到一九三九年七月,我利用這段時間回了一趟延安。見到王諍同
志,向他作了彙報,他非常滿意。直到一九三九年底,第二批器材才從桂林運來。這批器材運到延安還是起作用的,但是運輸工作已經很困難了。

我第三次去香港是一九四O
底,皖南事變之前,正是國民黨第二次反共高潮,我們作了最壞的打算,準備建立南方地下電臺的後勤基地。我連夜坐飛機到了香港,當時香港情況並不嚴重。我這
次去香港還有一個任務,是檢查過去買的東西有沒有還沒運出來的。結果是都運出來了。第三批器材比前兩批增加了大電子管和蓄電池等,材料單子是延安開來的。
南方局佈置給港委,大概還是通過徐先生他們辦的,如何運輸,何時運到延安我就不知道了。

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太平洋戰爭爆發,日軍進攻香港先占九龍,十二月二十五日,
日軍佔領了香港。當時我們在那裏已建四部電臺,我還在那裏搞疏散隱蔽工作,到一九四二年五、六月才奉命撤出來,乘坐日本郵輪先去湛江再到桂林。我們在桂林建
了一個電臺,後來懷疑被國民黨特務發現了,就放棄未用。在桂林等了兩個多月,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到了重慶,在重慶參加整風學習,受到深刻的教育,直到
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。重慶,國民黨仍封閉著我們的電臺,不准啟用,有電報要經過他們的軍政部收發,其實我們的密台與延安保持著密切的通信聯繫
 樓主| 發表於 6-12-2008 00:12:10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 中共在香港建立第一個秘密電台 制作者 申光 自述 #11

抗戰八年我們在國民黨地區隨時注意為延安購置電信材料,買材料給我們在國民黨地區建台工作帶來方便,如香港地區在買材料的過程中,輕而易舉地建立了兩部電
,建台費用是從買材料的回扣中解決的。到一九四五年年底我們在國民黨地區先後曾建立各種電臺約三十處,從而保證了南方局及南方局所屬黨組織和黨中央的通
信需要。


“雙十協定”後,成立北平軍調部。一九四六年一月,我經延安,僅住了一夜,就隨李克農同志到北平,在北平直到一九四六年十月底、十一月初,談判破裂,周副主席為了抗議不參加國民黨的偽國大。我們也相繼撤出。我在北平軍調部時是第三處處長(組長)
第一處管談判,第二處管情報,第三處管通訊機要,第四處是行政處,處長是伍雲甫。伍雲甫走了,榮高棠就是處長。此外還有一個翻譯組,一個鐵道科,三處下邊
有個總台和一個機要科。總台台長是陳士吾,下邊有三個小台和新聞接收台,台長是段恒德,機要科科長是吳振英,另外還有黎東漢、龍振彪等多人都在北平電臺工
作過,但時間不長就都回本地區了。當時我們和下邊幾十個軍調小組通報很困難,電臺多,任務急,他們都注意與本地區軍政單位聯繫,不注意跟我們聯繫,為了這
個問題,我回了趟延安,最後決定所有電報都通過延安轉。我們只留下一個主台,一個備用台,即翠明莊、北京飯店的電臺。一九四七年一月,董老帶著人最後撤出
南京,我們這裏也撤出北平。我提前回三局,呆了段時間,擔任了業務辦公室主任,一九四七年秋我調到社會部一室當副主任,主任是羅青長。由於其他原因,我一
直沒去。進城接收時,我先是住良鄉,後到京西,住程硯秋家。進城後,我的轉業手續還是三局給辦的。

我做了一些應做的工作,都是在周副主席和南方局、各有關黨委領導關心教育下才做成的,在那種險惡複雜的環境中工作,我的體會是,沒有党的領導將一事無成。
 樓主| 發表於 8-12-2008 10:52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新四軍通信兵 廖輝 #1

無線電故事--新四軍通信兵

廖輝


一九三五年九月十六日,紅二十五軍馳騁隴東南,飛越六盤山,最早到達陝北,在永坪鎮同陝北紅軍勝利會師。九月十八日,在中共陝甘晉省委主持下,兩支紅軍部隊合編為第十五軍團,徐海東為軍團長,程子華為政委,劉志丹為副軍團長兼參謀長。為了粉碎敵人對陝北的第三次圍剿,迎接黨中央、毛主席,十月一,取得了著名的勞山戰役的勝利,這是紅十五軍團成立後打的第一個大勝仗,殲滅敵一一O師兩個團和師部,師長何中立也喪命,繳獲一部完整的電臺,還有報務員和機務員,電臺就送到保衛局保管,我當時在保衛局的電信斑工作,班內有五、六個人。


一九三五年十月二十六日,中央紅軍到達陝北吳起鎮後,紅十五軍團和紅一方面軍會師,兩個方面軍的保衛局合編一個保衛局,人員也就多了。就在這時,為了培養紅軍的報務技術人員,軍委三局局長王諍同志派人來挑選無線電報務學員,條件是二十歲以下的優秀青年,我當時才十八歲,正好被挑選上,不僅心情很高興,同時對無線電通信有一種好奇心,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機器能同幾千裏外的人講話。王諍局長找我談話,要我先跟那個被解放的尹機務員學習機務,並明確交待兩項任務,一要注意保護好機器,二要把技術儘快學到手。我們把在勞山戰役中繳獲的那部電臺整修後就用上了。當時我們這部電臺一共三個人,隊長是趙玉珍同志,他曾經在蘇聯學習過無線電報務。據趙玉珍同志說,在他回國之前,蘇聯曾派人送過一部電臺過來,用駱駝運送,可在路上被國民黨部隊檢查扣留了。


我們這部電臺就開設在瓦窯堡靠西北的山頂上,主要任務是同共產國際的電臺聯絡,對外稱十一分隊。我們白天就把天線架設好,夜晚把機器抬到山頂上,在深夜十一、二點鐘就開始收聽共產國際電臺。開設後的第一天晚上,我們仔細認真地進行收聽,一會兒就收聽到對方電臺的呼叫,我們不由得喜上眉梢,可一直回答到深夜兩點多鐘,還沒有回答通。第二天仍然沒回答通,我們的心情十分地焦急。第三天,大家想方設法地把天線進行了改動,對準西北的蘇聯方向,並增加了天線的高度,反復將電臺的波長調准,直到次日一、二點鐘,終於使座落在亞洲大地上的陝北紅色電波,劃破深沉的夜幕,溝通歐洲的共產國際電臺,大家真是欣喜若狂,沉浸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之中。聯絡溝通後,對方就發來一份電報,電文是五個碼子為一組,我們抄完電報後就立即送到中央機要局進行翻譯。這時大約是一九三五年十二月至一

九三六年一月之間。
 樓主| 發表於 9-12-2008 00:28:46 | 顯示全部樓層

無線電故事--新四軍通信兵 廖輝 #2

第二天上午,小超同志(即鄧穎超同志,負責機要局的工作)要趙玉珍和我到她住地去。我們捷步輕登地來到鄧的住所,一進門就看到周恩來副主席坐在炕上,聚精會神地閱示檔,並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。周和鄧住的窯洞比較長,屋裏東西很簡樸,桌上、床邊的書籍文件等收拾得很整潔。鄧穎超詳細地詢問了我們電臺聯絡的情況,對我們第一次順利地同共產國際電臺溝通,非常地高興,並交待我們要十分注意保守機密,對外不要講是聯絡共產國際電臺,如有人問,就說是聯絡自己部隊的電臺。接著,鄧穎超同志還問我們電臺工作中有什麼具體困難和要求。趙玉珍同志就提出想把電臺再架設到一個比較高的地形上去,可以提高聯絡效率。鄧大姐非常贊同和支援這個想法,要我們仔細察看周圍地形,選准地點後,如需要那個窯洞,就對她說一聲,她再想辦法讓出那個窯洞來,把電臺搬進去。鄧與我們談完話後,已快到中午,她硬是盛情挽留我們吃午飯,在合作社(即當時的食堂)買了一碗羊肉,一碗豬肉燒蘿蔔,還買了十幾個饅頭招待我們,這在艱苦的戰爭年代已是相當豐盛的午餐了。這次談話雖然時間不長,可看到鄧大姐深入實際、聯繫群眾、認真細緻的工作作風,和如此熱情關心通信事業,猶如一股暖流湧遍全身,感到渾身是力量,對進一步搞好無線電通信工作更加充滿了信心。


黨中央機關由瓦窯堡搬到保安縣後,我們電臺就架設在保安城郊西北靠一個山邊的石窯洞裏,同共產國際電臺聯絡很順利。黨中央機關由保安縣進駐延安後,我們的電臺就架設在寶塔山下的窯洞裏,收發報機架在炕上工作,用汽車引擎帶動馬達發電,後來,馬達整流子壞了,無法修好,就改用充電機(那時叫何姆萊特),用六至八個電瓶串連為一組,同時開充電機發報,一直堅持同共產國際電臺聯絡。以後,調我到通校學報務,離開了十一分隊。

二、抗日烽火燃遍大江南北,紅色電波頻傳捷報



(
)到新四軍去,到抗日第一線去。


一九三七年底,軍委三局王諍局長找我說話,要派遣骨幹到抗日笫一線的新四軍去工作,於是,我和吳茂達、陳賢臣(皖南事變中犧牲)、張克南、溫鳳山(在新四軍七師期間逃跑)五人離開延安,乘汽車先到西安八路軍辦事處,又改乘火車到武漢八路軍辦事處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中華業餘無線電研究會 - 業餘無線電考試(筆試)班

手機版|存檔|VR2GY.com

GMT+8, 17-10-2019 17:02 , Processed in 0.057219 second(s), 1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